11月18日,“遲到”的“穗六條”終於出台,其中最引人註目的莫過於二套房襯衫首付從六成調高到七成,外地人的買房門檻也升高到“五年滿三年”(購房之日前5年內在本市連續繳納3年以上個人所得稅或繳納社會保險,以此類推),比此前的“兩年滿一年”嚴格了不少。
  “二套房首付七成”的消息曾在商務中心“國五條”準備出台時風傳,引起市場恐慌。如今,這一消息終於成真,近兩個月,“深八條”、“京七條”、“滬七條”紛紛出台,加上姍姍來遲的“穗六條”,“二套房首付七成”的一線城市終於湊成了一桌麻將。綜觀四個一線城市的調控新政,來來去去仍離不開限購、限售、限價、限簽這四條“限字訣”,不過是在已有政策上不斷提高標準。
  提高外地人的購房門檻、調高二套房首付是老早就使用過的舊招,過去的經驗msata顯示,實際效果是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些一線城市的房價從2010年至今的四年來每年平均漲幅在7%-8%;今年“國五條”實施後,更是出現了一輪瘋漲。
  可以想見,這次再度提高門檻和二套房首付,不過是再一次打著“打擊投機購房者”的旗號傷害口袋緊巴巴的有住房改善需求的剛需者而已。要做個投機購房者起碼得有點資本,能炒房的土豪絕不是只能靠貸款才能買得起二套房的,一次性付款無壓力;受打擊的是好不容易湊到六成首付又要看著上漲的房價一邊肉借錢疼一邊存錢的家庭。至於其他限制條款,只要風頭一過政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中介自有辦法破解,最後結果就是多交一筆錢虛增G D P,以往用補繳社保和“雙合同”規避外地人購房門檻和限價都是如此。
  每次的調控新政策不過是建立在“限字訣”基礎上的標準提高,根本無法改變市場看漲預期,只是用行政手段強制性地暫時阻擋或延後了一部分購房者的進入,反而會因調控加碼而產生短期激勵,在新政出台前總會出現恐慌性搶購,在出台後經短暫沉寂又進入下一輪上漲。此前受高首付比例的消息刺激,廣州二手樓市交易量已出現大幅上升,照著往日劇本走上調控出台京站美食後的第一階段,此後的劇情如無意外也很難跳出俗套。
  每次都不能降房價卻每次都用同樣的調控方式,有意思嗎?當然有,至少對於政策制定者很有意義。據國家統計局數據,今年以來,一線城市房價瘋狂上漲,尤其廣州,上半年有五個月漲幅位居全國第一,上個月更是同比上漲20.7%,環比也達到四個一線城市中最高的0.9%。而還有一個多月2013年就要過去,房價同比漲幅10%以下的目標若不能完成必然要面對問責。在這個時刻一線城市扎堆出台調控新政,最大的作用就是以短期的沉寂應付調控“大考”,並擺出“努力調控”的姿態。
  “穗六條”和其他一線城市的調控政策一樣,重在擺出姿態表決心,應對年底的調控任務。如果不能打破土地供應壟斷和寄生其上的土地財政,再多的行政調控都只能是擺擺姿態,降房價仍然是天方夜譚。  (原標題:[短評]廣州樓市新政,擺的就是姿態)
創作者介紹

2008

dz19dzjce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